'); 全球央行成功应对了2020年的疫情危机 - 期货交易平台

全球央行成功应对了2020年的疫情危机

黄金直播间 (49) 2020-12-24 13:59:26

全球的央行成功应对了今年史无前例的疫情和封锁之后,证明他们的确从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汲取了教训。这一次,他们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来防止市场停滞,创造资金稳定市场,并间接为巨额赤字支出提供资金。

但这是有代价的。央行们几乎是在扮演着一个政治角色,这非常危险。特别是,美联储在设立了由政府资金支持的紧急贷款工具之后,其实就已经“越界”了。

周末,美国国会的疫情救助方案谈判所碰到的最后一个障碍就证明了这一点。

共和党参议员拒绝通过对个人发放支票等援助条款,旨在阻止美联储恢复财政部长姆努钦已经停止提供的工具。无论国会批准与否,他们都希望避免提供援助,特别是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的市政流动性贷款。

在最后一刻,国会两党达成了协议,但仅限制重启已经停止提供的工具,而不是在总体上限制美国财政部对美联储贷款的支持。当地时间周一晚间,美国众议院通过了9000亿美元的疫情援助法案和2021财年的联邦政府拨款法案。

美联储在这场政治博弈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估计未来几个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其他决策者都会因为这个问题而感到头疼。

美联储并非唯一一家陷入政治困境的央行。欧洲央行在12月将其疫情紧急购债计划的规模增加了5000亿欧元,令欧洲央行的“战备基金”达到了1.85万亿欧元,可以满足政府的大部分资金需求。

即便央行的购债计划是在二级市场上进行,而不是直接从政府手中购买,这也只是一层最显眼不过的“遮羞布”,无法掩饰背后的事实:这是欧盟条约所明令禁止的央行为政府债务提供资金的行为。

固然,央行必须履行其职责,而且面对经济崩溃时,没有谁会对此有所微词。然而,一旦疫苗开始分发,经济重新振作,我们有必要评估,央行是否违背了原则,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违背了原则。

疫情突显了金融体系的制度弹性。不仅央行做出了积极反应,银行也不得不增加资本储备,并因此而承受住了经济萎缩的压力。

禁止派息和股票回购是必要的保障措施,尽管银行对这种临时措施感到恼火。上周,央行们很大程度上放松了禁令,仅余小部分限制。

但是,这仍然无法掩盖最主要央行最核心人物的弱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都不符合应对危机所必需的资格。

两位央行领袖都曾任律师,在其他领域有着卓越表现。鲍威尔在接任美联储主席这一最高职位之前,至少接受了“在职培训”——鲍威尔在危机来临之前就已经犯下了他的新手错误,并由此得到了教训:他需要严格遵循由市场为他撰写的剧本。

相比之下,拉加德毫无央行经验可言。一次又一次的事件表明,她完全无法预估到市场将对她的言论作出何种反应。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前爱尔兰中央银行行长菲利普·莱恩不得不介入,向大型投资者“澄清”拉加德的失误。真可惜,欧洲央行行长一职不是像莱恩或拉加德的前任德拉基这样的人来担任,毕竟这个职位要求任职者能与权威人士进行沟通。

甚至连英国央行行长贝利也意识到,自从他领导下的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被爆出一系列的丑闻以来,他自己的权威也被削弱。不过,至少在贝利被任命为该监管局的负责人之前,他曾在央行工作了很长时间。

临近年底,央行们并没有祭出什么惊天举动,而是表现得十分低调。因为他们都在观望,随着疫苗的广泛接种,经济复苏的速度能有多快。

在向市场释放了几周的信号之后,欧洲央行压低了购债计划的增幅,仅达到了投资者所期望的最低水平,这令许多人感到失望。一些政策制定者表示,他们甚至可能不会动用所有的可用资金,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央行宁可选择犯下“撒钱太少”的错误,也不肯冒险作出“撒钱太多”的决定呢?投资者的神经向来都是紧绷的,他们的认知非常重要。

美联储则正确地发出了信号,暗示它不会采取任何重大举措,但是在这非同寻常的一年、也是特朗普政府执政的最后一年中,美联储的最后一场会议也十分令人失望,尤其是它未能延长所购债券的期限。

鲍威尔只是不温不火地重复承诺,如果有必要,美联储将在几年来使用其工具箱内的所有工具。

然而,之后这些工具很快就成为了美国国会立法刺激方案谈判中的一个症结,这极大地削弱了鲍威尔承诺的可信度。

总而言之,央行行长们应该很高兴,这个奇幻的2020年终于要过去了,但摆在他们面前的挑战还有很多。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