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垄断议员们磨刀不乱,四大科技巨头正在开会

原创 admin  2020-07-30 13:57 

当地时间7月29日,美国四大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齐聚网上,接受美国众议院监管机构的“审查”。他们将提供证词,说明如何应对反垄断的挑战,以避免被分拆的命运。

这次听证会汇集了四家科技巨头,反映出美国两家公司对科技巨头垄断地位的担忧不断升级。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报告,按市值计算,美国最大的五家公司——Facebook、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和谷歌——的总市值已超过标普500成份股市值的五分之一,高于一年前的16%。

中国反垄断机构认为,市场领导者通过削弱竞争对手的影响力和能力,占据了主要的市场地位。

在这四家科技公司的CEO中,除了世界首富、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没有参加过国会听证会之外,其他的CEO都是非常有经验的。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早在2013年就作证了。那时,对科技巨头的反对才刚刚开始。议员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全球税收政策上,库克在听证会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泄密的迹象。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在2018年末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也表现得非常“酷”,当时皮查伊回答了包括谷歌的数据保护规则在内的问题。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甚至在众议院和参议院接受了10个小时的质询。他平静地面对他祖父母的国会议员,能够处理公司如何处理用户隐私记录等问题。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示,大型科技公司的商业行为可能违反市场公平竞争规则。司法委员会的调查将集中在如何更新反垄断法,以应对数字经济带来的新挑战。听证会结束后,预计不会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决,但可能会形成报告和立法建议。这些新法律一旦颁布,将对联邦和州监管机构打击反竞争行为产生深远而持久的影响。

目前,美国科技巨头已经面临美国和外国监管机构可能提起的诉讼。反垄断机构有权下令对科技公司进行拆分,并可能改变这些公司的运营模式。

“近年来,美国一直呼吁加强对大公司的监管。这与美国电信公司和烟草巨头在历史上面临的反垄断压力非常相似。”美国法律学者、庭审律师张军告诉CBN记者,“虽然起点不同,但双方的态度也显示出高度一致。”

但张军认为,听证会不一定会有结果。“这是立法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的一名记者。未来,美国将以立法方式对科技巨头进行监管,或由司法部进行独立调查,或两者结合。大公司提起的诉讼取决于具体谈判的结果和形势的进展。”他还说,科技公司也发起了大规模的反对议员的游说。

由于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行为各不相同,一场听证会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企业仍然可以承诺是否愿意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具体来说,四家面临最大压力的公司是谷歌。谷歌的购物搜索工具和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已经被欧盟委员会的反垄断机构罚款。根据最近的一份报告,美国司法部和州检察官也对谷歌的搜索和数字广告业务提起了诉讼。

去年,Facebook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罚款高达50亿美元(约350亿人民币)。几个州已经启动了针对Facebook的联合反垄断审查。

Facebook过去收购的社交应用Instagram(照片墙)和WhatsApp引起了监管机构的特别关注。目前,Facebook共有超过20亿用户,成为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监管机构认为,如果允许收购大型企业,将面临严峻挑战。

亚马逊还面临着是否垄断市场的问题。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一直在从第三方卖家那里收集关于亚马逊垄断市场的证据。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司法委员会发现,亚马逊利用一些卖家的数据开发自己的产品。

针对苹果的反垄断调查将在一定程度上与谷歌类似,比如苹果对应用程序市场的不透明程序,以及来自开发者的30%佣金。苹果应用商店是iPhone和iPad用户下载应用程序的唯一场所。

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暗示了它们将如何应对反垄断挑战。苹果公司上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苹果商店收取的佣金标准基本上与其他数字市场参与者一致,没有超过行业标准。

在库克将发表的证词中,苹果计划捍卫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格局。一家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一份新报告称,今年第一季度,苹果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为46%,并没有占据主导地位。其他市场参与者包括华为、三星、LG和谷歌。

皮查伊还就谷歌在广告行业面临的市场竞争发表了讲话。他将提到亚马逊(Amazon)、Twitter、Snapchat和Facebook的WhatsApp等平台,这些平台也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

根据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谷歌仍然是美国数字广告业务比例最高的公司。目前谷歌仍占据着30%以上的数字广告市场,Facebook和亚马逊分别占22.7%和7.8%。

贝佐斯在听证会上陈述了公司的经营理念,即“虽然亚马逊是一家超大型科技公司,但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起,亚马逊的精神就是把自己当作一家小公司来对待。”主动接受客户监督。”

一些议员认为,大平台的出现扼杀了创新,这才是值得担忧的。他们呼吁对反垄断法进行修改。国会共和党人巴克(Ken Buck)表示:“反托拉斯法是在大型科技公司尚不存在时制定的,但是现在数字经济带来了新的挑战,我们必须更新法律以确保监管者拥有工具和资源,来捍卫市场的公平竞争。”

巴克还强调,无论此次听证会立法者得出什么结论,都需要关注的问题是:两党是否都认为这些科技公司过于强大,以及对反垄断法的更新,是否可以重新平衡各方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的性质决定了它们“赢者通吃”的商业模式。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合伙人王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除了苹果以外,其他企业都是纯平台型的公司,很难打破垄断格局。”

摩根士丹利并购业务副总裁罗伯特·金德勒(Robert Kindler)表示:“拆分这些大公司毫无意义。因为即便目前针对隐私和定价有法律规定,但是拆分不会对消费者有明显的好处,而且拆分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对消费者反而是不利的。这些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了重要的规模优势。”

本周,苹果、亚马逊和脸书等科技巨头将陆续公布财报。上周,英特尔、社交媒体Snapchat的财报可能预示着大流行期间科技公司的业务出现了整体的下滑,虽然企业的估值仍高涨,但市场怀疑业绩是否能持续支撑企业的高估值。

星展银行分析师邓志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预期科技股本季度的平均营收和利润会双降,硬件企业的表现会略好于软件企业。但美国疫情的影响主要发生在第二季度,预期下个季度开始,企业业绩会有所好转。”

注: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