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点燃了美国明星竞选总统的浪潮。商业奇才们这次真的想当总统吗?

原创 admin  2020-07-14 11:37 

“当我当选总统时,让我们来玩一玩。”7月8日,美国著名说唱歌手兼设计师坎耶·维斯特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他肯定会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的竞选,因为其竞选口号是“Yes!”

7月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被称为“爷爷”的韦斯特在推特上宣布竞选总统。随后,美国社交网络上出现了一波竞选总统的明星潮。

美国女演员希拉里·达芙在社交网络上发帖称,加州一些居民度假时没有戴口罩,违反了新的肺炎球菌病毒安全协议。她批评美国政府在抗击流行病方面的无能。两党都将防疫视为“政治伎俩”。“其他国家都团结在抗击疫情的前线,但美国真的很尴尬。”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糕。随后,她宣布将竞选总统。

美国名人之一、希尔顿集团继承人帕里斯也宣布参选总统,他甚至在白宫前制作了海报,口号为“让美国再次热起来”,与特朗普当年的竞选口号相呼应。让美国再次伟大。”

随后,美国摇滚乐队林肯公园成员Mike Xintian、喜剧演员Sara Colonna和作家Sharon Stilone也发表了《2020年美国总统宣言》。美国网民也加入了这场狂欢,并提名了他们乐观的总统候选人。最受欢迎的候选人包括饰演“美国队长”的演员克里斯·埃文斯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

当美国媒体质疑“西部”是不是一个商业秀时,他宣布他既不打算竞选共和党,也不打算竞选民主党,而是他的新政党“生日派对”,“生日派对获胜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每个人的重生日”。

竞选美国总统并不是西方的心血来潮。

早在2015年8月的MTV音乐颁奖典礼上,他就表示将在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2018年,他在推特上又发了一个“2024”,暗示他将参加2024年的美国大选。

美国这一流行病的传播已经变得广泛,并成为美国明星改变现状的动力。在过去的连续几天里,美国每天新增确诊病例超过5万例,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24万例。这使得美国人民对当前执政党的不作为逐渐失去了耐心。这些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大明星不仅站出来宣布自己的竞选活动,许多当地的明星还在该州为独立候选人签名。

在宣布参选的明星中,有表达不满的人,有为自己辩护的人,有讽刺美国政府的人,还有积极严肃的人。

根据美国宪法,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必须是在美国出生、35岁以上、在美国居住至少14年的公民。从法律上讲,这位名人的当选是合法的。

美国金融巨头汉娜曾经说过一句名言,“要赢得选举,需要两样东西:第一是钱,第二是我记不清了的东西。”美国大选一直被视为资金的竞争,而且时间很长。“烧钱游戏”耗费了数十亿美元。身为商人的特朗普可以成为总统,明星也有这个权利。

在美国,明星从政的例子并不少见。好莱坞巨星施瓦辛格曾于2003至2011年担任美国加州州长,连任两届美国总统的里根在从政前,也是一位曾出演50多部电影的演员。

唯一的障碍是,现在距美国大选仅4个月,韦斯特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已经错过了多个州的独立候选人登记申请日期。不过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等州的申请将持续到8月,理论上看,他仍有机会。

外界猜测韦斯特的参选将给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乔·拜登带来负面影响,《福布斯》则预测,与非裔和民主党选民相比,韦斯特在总统特朗普的白人和共和党选民中受欢迎度更高。

对于SpaceX及特斯拉CEO马斯克是否竞选搭档的猜测,韦斯特说,他的搭档不过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怀俄明州牧师。

竞选美国总统是一条坎坷艰难且花费巨资的路,对于擅长将流量转化为商业价值的韦斯特来说,这究竟是一场商业利益,还是潜藏着真实的政治抱负?

作为音乐人、商人、娱乐潮流界最知名的人物,43岁的韦斯特无疑是伟大而成功的。

他53次提名格莱美,21次获奖,全球实体专辑销量高达3200万张,数字下载超过1亿次,两度被选为《时代》周刊“年度最具影响力100人”。

他创造了全球最畅销的YEEZY运动鞋,建造起一个YEEZY 商业帝国。仅2019年,Adidas YEEZY 最高销售额达15亿美元,由于韦斯特拥有100%的版权,他成为亿万富翁的速度比迈克尔·乔丹更快。他也曾口无遮拦地说:“我银行卡的余额早已经超过耐克、乔丹的创始人。”

《福布斯》曾对韦斯特的资产进行评估,大约为13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他与阿迪达斯合作的运动鞋YEEZY,此外约2亿美元资产包括房地产和音乐作品。

这位狂妄的商业奇才很快否认了这个数据,其私人会计师证明,他的净资产达31.5亿美元。他也向媒体透露,计划把YEEZY的灵感带进建筑、酒店和城市设计领域,并考虑在怀俄明州设计一座YEEZY之城。

他的商业影响力更是不容小觑。6月26日,CNBC发布消息,韦斯特宣布与Gap合作,Gap股价随即上涨,涨幅一度达40%,市值涨至45亿美元。

自2016年起,韦斯特就是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多次带着妻子金·卡戴珊出入白宫。因此有人猜测,参选不过是幌子,真实的用意是在帮助特朗普,分走原本属于拜登的部分选民,尤其是非洲裔美国选民。

“我已经脱下了我的红帽子。”当初他戴上红帽子,是为了抗议黑人社区的选票分离。但最近几年,他对特朗普失去信心,于是摘下了特朗普那顶“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红帽。

选举临近,韦斯特还没有制定人们最关心的外交政策或税收计划,“我的重点是,必须首先通过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进行自我保护,我们应该首先关注自己。”他认为,外交不需要策略,没有策略就是他的处事方式,就像他在创立YEEZY品牌一样,“我们不需要策略,只需要创新设计,解放我们的思想。”他承认,美国现在面临的难题,他不能都解决。就选举而言,他选择的不是跑步前进,而是步行。

“对于其他候选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我温和地建议你们全部屈服。这是上帝的国土,我们做每件事都是服务于上帝的。”韦斯特强调,他希望美国人恢复对上帝的恐惧和爱,这能让美国从空前高涨的自杀、谋杀及毒品事件中走出来。

注: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